Home

我是一個來自瑞典的攝影創作藝術家

用攝影創作來實現我腦海裡的畫面。

Erik Johansson 演說 TEDTalks 2012.2

我在15歲時擁有第一台數位相機。它結合了我對繪畫的熱情,當你拿著一台相機拍照一切在按下快門時就完成,對我而言在對的地點和時間按下快門就行了,這每個人都做得到。

所 以我想創造些不一樣的照片,從你按下快門之後一切才開始的作品,它們既陰暗又多彩,但都有一個共同目標,保留某種程度的真實。我的意思是寫實的照相,這不 是某種你可以真實捕捉的影像,我總是希望照片看起來像是用某種方式拍攝的,是那種你需要花一點時間才發現它詭譎之處的照片。所以這比較像是捕捉一種想法, 而非真的捕捉一個真實時刻。

編譯 ︱Sami Liu ︱Photo Via. Erik Johansson

Set them free  讓它們自由

Go your own road  走自己的路

這是一張你無法用相機拍出的照片

讓它看起來寫實的訣竅是什麼;細節或色彩?亦或光線?是什麼創造了這種錯覺, 有時觀察角度就是造成錯覺的因素, 它與我們如何理解這個世界有關,以及如何在平面真實重現,重點不是寫實的定義,只是我們認為它看起來是真實的。

Wet dreams on open waters   在水上濕嗒搭的夢

Arms break, vases don’t   手臂斷了,花瓶不能破

Work at sea  在海邊工作

Perspective square case  透視正方形

Crossroads  十字路口

基 本原理十分簡單, 我把它想成是一個拼圖, 你可以採取不同的真實部分,將它拼湊在一起,創造另一個真實。我們可以創造出一種看起來很像立體的東西,但同時,這不可能真實存在,所以我們在欺騙我們的 大腦,因為我們的大腦無法接受它並不是真的這個事實。 我們日常生活周遭存在的物品,在合成照片時需仔細思考讓物體看起來像真實的,否則照片怎麼看都不對 勁。

Roadworker’s coffee break  鋪路工人的午茶時光

Vertical turn  垂直的轉彎

我要介紹三個製作逼真照片的簡單規則。

第一個規則:合成的照片必須要有同樣的角度,第二個規則:合成的照片要有同類型的光線,第三點是讓人找不出不同圖片的交界處,讓它天衣無縫,看不出是張合成照片。
調整不同影像交界處的顏色、對比和亮度,加入一些攝影缺陷;例如景深、色彩不飽和度和雜訊,消除了影像間的邊界,讓它看起來像一張影像,儘管這個影像可能包含了數百個圖層。

A painting too real  一幅太逼真的畫

這是一個例子「Fishy island 魚腥之島 」

有 人可能會認為這就是一張風景照,只有下半部是合成的,但事實這整張圖完全由攝於不同地點的照片所合成。我個人認為創造一個地點比找一個地點容易,因為這樣 你就不用與腦中的創意妥協,但這需經過詳盡的規劃。冬季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知道我有幾個月時間來進行規劃,為每個拼圖的碎片尋找不同的拍攝地點。例如, 這條魚是在我釣魚時拍的,而小島是拍攝不同地方所組成,水底部分拍攝來自一座採石場,我甚至將島上的屋子改成紅色,讓它看起來能夠《 Sweden 瑞典 》一點。

Fishy island  魚腥之島

Aqua Custodia  水底物業管理

照片能達到逼真的效果,我認為是因為經過規劃,一開始都是一個草圖、一個想法,然後就是把不同的照片結合起來,每一場景都經過精心計劃。如果你將照片拍好,結果會很漂亮也會很逼真。我們已擁有足夠的工具,現在唯一能限制我們的,是我們的想像力。

Cubes  立方

Anlagd översvämning  景觀氾濫

Big laundry day  超級洗衣日

Snow cover   冰雪覆蓋

Reverberate  迴響

Reverse oposites  反轉的對立面

Face vs. Fist   臉與拳頭的對抗

Nackdelen med att hacka fort   快刀切蘿蔔

Erik Johansson TEDTalks 2012.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